अमर प्रेम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1.24  应许之地 18:30


眼泪可以龟裂
尘土也有深蓝
所有狰狞的肌骨里
都有一份流芳百世的忧郁
不停地 滚烫地凄吼
像一扇贝壳
把温柔虐待成疾病
夜里百双星星
永昶着它们自己的瘟疫
如果颠倒雕刻
放纵卑鄙的寂寥
便可以收集心脏的搏动
仿佛海神
不经意敲下的丧钟声


No.23~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10.01  半瓶安眠药 00:21


11111111111111111.jpg


我的墙
写着六月
我的点滴
流润将来
什么是最烟薄的温柔
来让心倾诉给
从彩色里泛滥出来的白
这些淘气的回忆
有贤淑甜蜜的幼师照料
秋草人情
早就离开我了
只不过象征性的影子
还在打扫湿霉的叶
尽头的天赋是恐惧
有了焦黄的体验
早已听不见
时间拨打算盘的声音
我明了那些晦涩
所以才会稳息
这就是铁管与灯管
温度的差别




No.22~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9.28  交出49%的声音 22:27


111_20080928222657.jpg



9月28日
一定是昨天看到了今天
它不明白
一定是今天传染了昨天
它稍稍的咳嗽
原来
是同一天

9月27日
11瓦的灯泡
11瓦足够表达
也要那杯14度的咖啡
睡前喝掉
喝掉这个温度的愿望

9月25日
两只风扇的搅拌声
一块亮着光的窗
四个雄性的睡姿
安安静静
带着一个人的翻身
我醒的还算失落


9月24日
这份奇幻的黄昏,不过是印在金币上的空荣吧

9月20日
火车火车 你的旧是声音的碎片
我呢 我要漆回轮轴的失落
在哪边 在哪边有悠悠的哼曲
你能带回什么 能带回我的爱吗
你是怎样的心情呢 是我这样的吗
还好呢 没有下雨
是你带走了它吧
是的 我已问过那些碎石了
是的 另个站台也这么说的

9月18日
蜓与蚁
去一下
去看看美丽的青翠
寄寓着的花蕊

9月17日
一颗凝凝的露珠
几天哀怨的乌云
你是床头的柠檬
给我的梦添份阳
睡着了
写在夜的面颊上
睡着了
吻在你的额头上



No.21~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30  哪一天没有了奉献与惊喜 08:51


没人躲的掉哀伤
总会淡淡浓浓
若是那一端无垠的温柔
便是这一端渺短的感受
有一份绿油油的静默
像从前的绘摩
像夜布里的银鳞
这份心情少了盾
却幽雅的多了茧
那是一双揽进丝痛的小手
一双揽不进甜美的大手

No.20~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27  风扇上的人 14:20


谁能听到南面的呼喊
看见泥泞噬下的自由
却遥遥的宁息于极斗
呼吸以前的迷蒙
微聆草前的蟋鸣
一睹年幼的鲜果
用空想的腕
打捞一卷鱼的记忆
翻割一袋氤氲的河穗
送给道牙旁的她
风扇上的人呐
你的鞋掉在了哪


CBJW{L~][U]T)P`Q4S3~_K


No.19~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22  为了重逢 07:44


为了重逢 ,我可以交出灵魂
为了重逢 ,我能够毁灭那份悲伤
为了重逢 ,我不会卖出第二瓶眼泪
为了重逢 ,我愿意为了重逢




No.18~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18  已经是 ,便总有 20:23


已经是尖声 ,便总有消逝的时班

已经是午秋 ,便总有侵袭的晨冬

已经是锁链 ,便总有恍惚的依偎

已经是红木 ,便总有无形的疮孔

已经是偏旁 ,便总有守护的余部

已经是钢印 ,便总有冥冥的无力

已经是栅栏 ,便总有植土的原因

已经是火篝 ,便总有炽柔的心篮

8.jpg


No.17~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17  新 07:52


他曾经是个重点
被她笔直的线段划过
现在却是个误点
被她美丽的心脏涂抹
他还幻想悠扬 ,绮丽 ,安宁
还迷恋往往岁月的粘稠
而现在他脚下的台阶
都对他松动
都想化为沙漠

No.16~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14  猫须 ,锁 08:43


它看着一根猫须
风正钻过圆铁门
回响着一声口哨
它是水管边
弥漫影的牺牲
与阴湿共眠
它戏谑的笑
有时千人回应
有时幽幽静静

猫须离的很远了
它感到孤独
幽怨的气味
抚摩起它
突然不寒而栗

一记抽搐
地面撞疼了它
还溅开一些
它恐惧的碎渣
虚弱 ,疾病 ,腐朽
在身边绽开了嘴脸
带着数不胜数的伤痛
它更愿意逝去
更愿意入梦长眠
像身边的那只猫一样


守着光荣的入口
它知道
即使没有自己
门也不会开

因为猫须已经离开


GC7~]){D]$V24Y7H`5]F(J


No.15~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07  推门触风铃 17:25


记忆很像糖沙 又很像胆汁
她说 : 语言 , 是针对经历的阴谋 .

谁推门 , 谁是门 , 谁是风铃 ,
因果让我成为你们身边的人
不管抛弃记忆的一些人已经不同 ,
已经无言以对
这不重要 , 至少我没有抛弃记忆 ,
我记得你们还是风铃一般的响起 .



1.jpg


No.13~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04  8月3日的水母与8月4日的乌贼 09:43


8月3日网获乌贼
8月4日乌贼身边有一只水母

乌贼觉得水母是伞 ,
水母突然说 : 恐惧 , 是因为看不清真相.
于是乌贼静静的想 , 什么是真相.
有一个传说从海里听来 , 它随着暖寒流带到了各个海域 :
在海的夜里 , 海星是灵魂的心 , 珊瑚是灵魂的骨 .
水母是日光 乌贼是腐朽的月 .还有海参倾吐的

"卟嚓"

渔夫的孩子被打
冰锥上有鲜红的虫

8月3日网获水母
8月4日乌贼未死

桅杆旁 , 渔夫想起母亲说过的一个真相 : 被捕获却能永生 .

art3x-thumb.jpg


No.12~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8.01  五肖像 09:53


凭空而瞬间
雷坚硬的声线
云雇的艺演
铁栅栏后的老石脸
发语却难言
光线穿插宁慈的院
最后一年
宝蓝的指甲剪
闭眼在敷衍
锁骨之皮深陷
彩影在骤变
一张色蜡光纸
五肖像的遗愿


5.jpg


No.11~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7.31  园林是他的麻醉师 08:40


从深野俊林感觉

111.jpg




这样 ,可以面似百合 ,心如玫瑰
F.jpg


No.10~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7.29  蝉之约 07:57


《难道爱神是......》 北岛

难道爱神是焦渴的唇
只顾痛饮殷红的血、晶莹的泪
而忘却了在血泪里还有两颗跳动的心

难道爱神是纤细的手
只醉心于拨弄心弦的琴
而忘却了在颤抖中还有两颗痛苦的心

难道爱神是无影无踪的风
只顾追逐天堂上轻浮的云
而忘了在地狱里还有两颗沉重的心

难道爱神是心舟的桨
无意间摇碎了月儿在湖心的印
而忘却了在波动中还有两颗破碎的心




就好象有种蝉
十七年后从地穴爬出
接着栖木走鸣交配
假设我给它虫的定义
已经算活的长久了吧
而嫁比到人上
十七也只是舞象之年,
十七也只是碧玉绝华
可人没有虫的单纯
人喜欢杂想
且不喜欢听蝉鸣
毕竟,十七
是蝉之约
不是人之约



No.8~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7.26  鲸 23:37


感觉好象鲸鱼
悄悄打散光线的轨迹
取来摇晃的片段拼接
和飞逝而去的尘土作别
不闻不问它们的死因
一屋沮丧的瓷碟
接踵打碎
再望去
车灯的无阻
车中
母的哺乳
婴的接受
我膝盖的疲痛
医于乳与卵


4.jpg




No.7~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7.26  雨水的博物馆 02:36


还趴在夏的窗前 
秋季却正在心中光临
思索秋雨与夏雨的分别
还好心浅笑
不然要如何收敛这想法
在深夜依傍星辰
在凌晨拥有整街
samantha



我们眠吧

3.jpg


No.5~未分類留言TB达顶▲

2008.07.22  不朽真情 19:49


情人之间
就好象秋季土壤上的枯叶
寂静的合伏在一块
最后一起逝灭

Typewriter-thumb.jpg


No.1~未分類留言TB达顶▲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